免费在线观看日本三级片、a片、av、无码视频、成人电影、成人动漫、黄色视频、毛片、色情电影网站,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dajiahao518@outlook.com

月影战纪

"月影战纪



  「你在……爲何而哭呢……」

  雨点淅淅沥沥,这裹挟着狂风的倾盆大雨直让人擡不起脑袋来。

  此处是破旧的房屋间的不起眼小角落,平时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骯髒垃圾。它
们的恶臭与汙迹,随着雨水蔓延到四面八方,散布着令人厌恶的恶臭。

  可是,却有一个少年,蜷缩着身子,躲在这垃圾堆的角落中,身上那褴褛的
衣着,倒是与这堆垃圾相得益彰。脑袋堆在臂弯中,撕心力竭的哭喊着。

  只不过,哭声被这铺天盖地的雨,淹没至无声无息。

  明明知道哭泣会引来敌人,少年却是难以忍耐心中的那份悲痛。

  磅礴的雨夜中,政府军突然全副武装,闯进了反抗军的秘密基地。不分青红
皂白,便是将所有在场的人一并屠杀,包括少年的双亲。但他们只不过是在基地
中打杂罢了。只有少年,在父母的掩护之下,狼狈的从垃圾管道裏逃到这垃圾堆
中来。

  紧随而来的,是政府军那整齐划一的踏步声。它们越来越近,似乎,马上就
要来到少年的跟前一般。

  「爸爸……妈妈……我也要……死了吗……」

  少年不敢擡头,生怕看到死神的面容。

  就在世界如此绝望之际,少年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些许异样的声音。

  那是清脆的脚步声,如同美妙的钢琴曲一般,带着绝妙的旋律美,在地面上
敲击着,奏响一道希望之音。在这丑陋的、单调的世界中,显得是那幺格格不入。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少年的身前,戛然而止,随即,银铃般清脆的声
音响起,如同天籁一般,那其中饱含着温柔的语调,仿佛让少年绝望而黑暗的内
心,重新亮起一盏灯火。

  少年擡起脑袋,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一双迷茫的眸子慢慢聚焦,视线落在
身前的人影之上。瞬息之间,少年的目光便是被这位少女牢牢吸引住了,无法移
动半分。

  少女那璀璨的金发沾满雨滴,有如晨曦般闪耀着,在这漆黑昏暗的雨夜中,
是独一无二的光芒。

  而她身上那华丽的纯白洋装,更是如同天衣一般,勾勒着少女成熟的身材,
烘托出那无上高贵的气质。

  是女孩子吗……亦或是……那传说中的……女神呢……

  少年看呆了眼,他不敢相信这个丑陋的世上竟有如此绝色。面对少女的疑问,
他不由自主的敞开了心扉,将所有的情况,包括刚刚所发生的人间惨剧,用那笨
拙的嘴巴,一五一十,全部倾述而出。

  「这位……女神,也请你快点走吧,那群恶魔马上就要到了。」

  「是吗……」少女嫣然一笑,「放心好了,今夜,不会再有人,因此而牺牲
了。我以……月神之名,起誓。」

  少女的嗓音中仿佛含有让人镇静的魔力。原本精神临近崩溃的少年,此时终
于从绝境中缓过气来。铺天盖地的疲劳感,将他缓缓拉入梦境之中。

  「晚安。你的噩梦,会结束的。」



                第一章

  「那边的人,给我举起手来!」

  紧随而来的士兵依稀看到了少女的身影,然而,在那双眼睛彻底将少女看得
一清二楚后,却是连喘息也克制住了,生怕这声音,打破了眼前美好的梦幻。

  天吶,她是神女吗?士兵们持着枪,呆呆的想着。那璀璨的金发、精致娇嫩
的面容、纯白无垢的华美洋装,仿佛是上帝所创造的最美好的艺术品一般。

  尤其是那双白丝玉足穿着一对近乎透明无暇的水晶高跟鞋,让少女仿佛足不
履地,漂浮于虚空之中,不染半点尘埃一般。

  太美了,士兵呆然不动。可惜,这种美带来的,是肉欲的狂热。

  短暂的屏息后,男人们本能中那种野性般的肉欲便是开始反弹、勃发,迫使
着他们一步一步,去靠近那位梦幻般的神女,用手中的枪械制服她,用胯下的阳
物征服她。他们口中喊着威胁的话语,枪口已然对準少女,生怕放跑了这绝美的
神女。

  只不过,这炽热的视线,却是让少女直感作呕。士兵们的双眼仿佛要看穿少
女那华美的洋服,将那雪白娇嫩的肌肤完全纳入眼中,尤其是自己那最爲私密的
两处,更是被极力注目着,仿佛下一刻便是要被侵犯一般。

  如此赤裸裸的视奸,在日常逛街的时候,对少女而言便是习以爲常。那些街
上目睹着少女美豔之姿的猥琐癡汉们,更是流着三尺涎液,双眼满是色欲,仿佛
恨不得马上便是掏出胯下阳具,用自己恶臭的精液,迎着少女那诧异而羞愧的俏
脸,将她全身染得一片腥黄。

  少女虽是心如明镜,但却不能根据癡汉们的想法,来给他们定罪。无奈之下,
少女只得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后,便是快步走开。还好,那些人迫于少女那高冷
清幽的姿态,未敢上去在做骚扰。

  只不过,眼前这些军人,与之前那些只敢视奸而不敢动手的癡汉不同。他们
眼神中带着狂热与沖动,仿佛要将少女那华丽的礼服烧的一干二净。那蠢蠢欲动
的四肢,仿佛下一刻便是要把少女压在身下,尽情肆虐。

  单是军人们的目光,便是让少女心底一阵发冷,俏脸上浮起一丝愠怒的红晕,
同时,她也忍不住夹紧那丰满的白丝美腿,藕臂一横,护住自己那饱满欲坠的双
乳,同时,红唇翕动,对着士兵们下达了冰冷无情的判语。

  「变成肉欲的野兽了吗……那幺,就没有任何留手的必要了呢。」少女深知,
这些政府军的军人们,在政府那的高压一统思想纲领之下,早已沦爲了头脑单纯
的杀人机器,思想中只剩下杀戮与肉欲了呢。

  但,士兵们不过是走卒,罪魁祸首却是那个如九重天般高高在上的政府,也
因此,少女并不愿意对他们赶尽杀绝,她所想着的,只不过是略施惩罚而已。

  如同天使对受苦受难世人的怜悯一般,少女美眸清冷,看着迫近的士兵。原
本淡蓝色瞳孔,仿佛焕发着丝丝凛冽的月光——少女开始驱动体内神力了。

  身旁的虚空中,点点星光亮起,闪烁着皎月的光芒,如衆星拱月一般,彙聚
在少女的身边。这就是,少女身爲月神的证明。

  只不过,这双晶莹的美眸反而让士兵们更爲狂热,忍不住用要用野蛮下流的
手段,将这双眼睛玷汙至浑浊不堪。

  「别动啊,小姑娘,要不然叔叔们的枪很容易伤到你呢……对对,就这样
……」眼看着自己与少女只剩下一个身爲的距离,已然按捺不住,一个擒抱,士
兵便是扑了上去,想要把这神女狠狠扑倒,按在胯下便是一番淩辱。

  「恶心。」这些士兵沖着少女的绝美娇躯而来,她又岂会不懂。高洁的少女
绝不会容忍暴徒亵渎自己的身子,单是闻到它们身上的气味,便是感觉一阵作呕。

  必须给得他们点教训呢,,少女如此想着,那幺,就让它们见识一下月神的
那绝代无双的姿态与超然的实力吧。

  心念一动,身随意转,少女纤指挥动,带着纯白蕾丝手套的柔荑,在空中一
划,带着点点星光,彙成一道金色的丝带。月神之力的奇妙之处,便是能化爲少
女所需要的一切武器,同时,更附有种种玄妙功能。

  这金色丝带不过是稍稍触及到了士兵的身子,其上的充盈能量随即化爲道道
金色的锁链,紧紧实实的捆住了敌人,随即辉光大灿,将士兵身上那一股蛮力尽
数压制。

  那头野兽,瞬间就失去力量,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三岁顽童,连声音都难以
发出后,便是轰然倒地,倒在地上,看样子十分痛苦。

  「放心吧,只不过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你们也……不过是可怜人罢了。」少
女凛然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歉意,若非迫于无奈,少女也不愿下此重手。

  只不过,士兵们仍然如狼似虎,前僕后继,大声嘶吼着,想着把少女就地正
法才爲之后快,双手狂乱的舞动着,身子如铁塔一般,脸上横肉纠结。

  少女略微歎息一声,双手在空中变幻着奇妙的姿态,在纷扰的攻击中,将金
色丝带施与在对方身上,一双玉足闪转腾挪,从铁塔中翩跹穿过,如舞蹈般优美。
瞬息之间,便是将近身的士兵解决,身旁只剩下几个嚎啕大叫的可怜人。

  美眸看着最后一个士兵,玉足点地,点点星光聚在少女水晶鞋旁,化爲羽翼,
衬着少女的身形翩然而起。

  转瞬间便是如梦幻魅影般,降临至士兵身后,随即美腿舒展高擡,一个漂亮
的侧踢,水晶高跟便是一击踢在对方的脑袋上。

  带着月神之力的这一脚,瞬间便是将士兵踢得嚎叫倒地,虽是没有封印,不
过,依照少女的经验,他恐怕一时三刻之内,也只能乖乖躺着了。

  轻松解决敌人,少女的俏脸之上仍是冷若冰霜,眉宇中带着些许忧虑。她心
知这些人不过是马前卒罢了,倘若再不走,恐怕到来的便会是全副武装的大队人
马。那时候,恐怕自己单枪匹马,也难以与对方抗衡,只能乖乖举手投降了吧。

  只不过,刚刚倒下的士兵,却是还未昏迷。在目睹了月神少女那轻灵绝美的
战斗之姿后,士兵对少女的渴望之情越盛。连少女的一丝衣角都触摸不到,士兵
难以咽气。

  他挣扎着吱吱作疼的身体,擡起头来仰望着少女,眼神中满是愤怒与不甘。
只不过,少女哪裏会在意无名小卒,玉足一转,身形带着裙摆翩然一扭,便是準
备离开。

  心念至此,少女已是準备带着刚才的少年,返回自己的家中。然而,就在少
女準备转身离开之际,却是发觉,自己玉足却是被什幺东西缠住了,竟是动弹不
得。

  待到少女扭头一看,发现原来是刚刚倒地的士兵,重新爬了起来,不仅如此,
他还死死拽住少女的脚踝,直把少女的小腿抱在了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与四肢死
死固定,如同化爲了一块镣铐,缚住了少女的玉足一般。

  「终于……终于抓住你了……」就在少女準备运用羽翼之力,飘然离去之时。
士兵却是觑準了玉足点地,尚未离去的顺便,挣扎的用最后的力气扑通起来,张
开四肢,一把便是抱住了少女的小腿,将后者死死的定在地上。

  而且,士兵得手之后,更是擡起头来,癡呆般露出淫笑,双眼盯盯的看着少
女那齐臀短裙之下的旖旎风光。

  少女那雪白的股间美肉,与那纯白的蕾丝内衣,只凭一双单薄的白丝裤袜,
又岂能遮掩得住,而且,丝袜的朦胧美,更是爲那绝美的裙底风光增添了一丝不
可触摸的诱惑之美。

  单是看着,士兵已能想象得出,内衣之下的桃源密地,该是多幺美妙销魂。
还有,那浑圆挺翘却不臃肿的一对雪臀,倘若能将自己的阳具整个包裹起来,那
恐怕自己要爽到上天了吧。士兵双眼圆瞪,显然是意淫得不能自拔了。

  楞了半晌之后,少女才回过神来,双腿并拢,用手捂住礼服短裙。只不过,
那一抹绝色已被士兵舔干抹尽。

  「快把人家的脚……放开。」少女冷冷说道,她没想到这士兵居然如此顽强,
明明虚弱之极,却还是要死死缠着自己。虽说,自己可以轻易将这个士兵打至重
伤。

  然而,看到那副可怜兮兮的癡呆模样,本想下手的少女却有些许于心不忍,
只盼望这傻掉的士兵会乖乖听话,放了自己。

  只不过,这个士兵已是神智癫狂,对少女的话充耳不闻,似乎是刚刚被踢傻
了,又或者是极度垂涎少女美肉,只凭本能行动。

  的确,单是视奸意淫,如何能满足士兵那高涨的肉欲,他已经恨不得马上与
少女融爲一体。

  恶向胆边生,在少女惊讶的目光中,士兵竟是直接张开大口,对準少女那笔
直修长的白丝小腿,直接一口咬下,仿佛是想将少女的柔软美肉吞进肚子中。他
一边啃咬着,不时发出滋遛滋遛的唾液声,仿佛尝到了人间美味一般。

  而那粗糙的舌头更是隔着单薄朦胧的白丝,舔舐着少女的娇嫩小腿,直把一
双单薄的丝袜,舔至透明。

  「好疼……」少女秀眉微蹙,虽然有月神之力的加持,然而自己的身体却依
旧娇弱。不仅如此,这士兵下流的性行爲更是让少女打从心地一阵厌恶。充盈的
月神之力在手上彙聚,少女红唇微张,冰冷的下达了最后的通牒,「快放开,不
让我要下杀手了。」

  但士兵食髓知味,口中更爲用力,牙齿如野兽吃生肉一般,恨不得直接撕下
少女的一块美肉,哪裏还会对少女的话语有所反应。

  咬到情深处时,士兵胯下的黑龙,已是忍耐不住,硬生生顶开裤裆,张牙舞
爪的探出身子来。粗壮的棒身上,青虬爆起,每一根血管都充满了蓬勃情欲,马
眼撑大,吐息炽热,仿佛要将积攒多时的情欲完全喷射出来一般。它就如此趾高
气扬的擡起龙头,对着少女的俏脸,耀武扬威。

  月神少女此时才是第一次目睹男人的性器官,而且还是如此兇猛的一头巨兽,
霎时间,竟是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美眸仿佛被吸引了一般,从肉棒上挪不开半
分。

  天吶……这根性器官,居然有自己的小臂般粗细,少女呆呆想着,男人们都
如此厉害吗。而且,隔着半个身位,少女竟是能依稀闻到,肉棒上那浓烈的雄性
气息,直把她弄得头晕眼涨,原本清冷凛然的俏脸之上,第一次出现了羞涩的一
抹酡红。

  阅女无数的士兵,自然能看穿那纯真无垢的小脑袋。想到强大高冷的少女,
在自己的肉棒面前,居然也露出如此丑态,心裏一阵得意,脸上笑得更是得意狰
狞,仿佛炫耀一般,将阳具摇头晃脑般甩弄着。

  趁着少女楞神之时,一把握住她的高跟玉足,用力一拽,娇嫩的白丝玉足与
水晶高跟鞋,竟是被脱了下来。

  五根鹰爪般的手指野蛮粗暴的揉捏着少女的珍珠般的脚趾,感受着那只玉足
的精致,足弓之优美,还有那白丝的滑腻。

  恨不得马上与这玉足进一步亲密,士兵迫不及待,直接挺起阳具,往少女的
丝足足心插去,便是扭起臀部,把少女的玉足与水晶鞋,当成飞机杯一般,疯狂
的抽插起来,用少女最美好的部位,满足着自己下流的官能。

  士兵一边玷汙着少女,一边露出癡迷的淫笑与嘶哑的声音,已然深陷其中,
难以自拔,感受着水晶那玄冰与白丝美肉那温热的触感,仿佛品尝着冰火两重天
一般,浓稠的前列腺液已从马眼冉冉冒出,随着抽插,将少女的白丝粘的黏黏稠
稠,不成模样。

  当阳具钻到少女的足心,感受着脚底下仿佛踩踏着一块烧炭般的触感,少女
才如梦初醒,只不过稍一楞神,自己的玉足便是被玷汙至如此地步。

  感受着小腿上那即粘稠又疼痛的触感,无论如何,少女已是无法忍耐。「恶
心」,少女忍不住娇斥一声,接着藕臂一挥,带着璀璨星光,便是在士兵的背上
狠狠拍落。

  这下打的结结实实,士兵虽是身体魁梧,却也扛不住这一击,口中鲜血猛喷,
竟是直接呕吐在了少女的白丝美腿之上,弄得一片狼藉。

  只不过,纵然士兵受了如此重伤,少女无奈的挣扎着玉足,也依然无法将美
腿抽出。倒不如说,身受重伤的士兵在死前回光返照,更爲疯狂,高涨的性欲已
然马上要迎来溃堤,如同绝唱一般。

  在少女扭动玉足时的践踏之下,士兵终于是爽到了极点,紫黑色的龟头喷射
出一股股浓稠腥黄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少女的水晶高跟鞋之中,将这绝美的艺术
品,彻底染上自己的顔色与味道。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